官方微信 注册参观 展位咨询

什么是重大件运输?

2021-07-30

广州二号线地铁首列列车从德国用世界上最大的飞机安-124空运到白云机场成为媒体争相报道的盛事,因为那是世界上首次空运整列地铁列车。广州机场在卸下这个庞然大物的时间比德方装货慢了整整五个小时。热闹过后,是我们运输界反思国内重大件货物运输技术的时候了。我们从回放整个事件来找出我们大型货物运输技术需要改进大地方。

重大件(Outgauge Cargo)即超出标准规格的货物,这个规格可从两方面来讲,一则是重量,二则是尺寸;是运输过程中涉及的运输通道、运输工具、装卸设备的标准规格。这次运输的对象为整列6节地铁车厢,重量为35~39吨/节,尺寸为24.4米×3.11米×3.9米/节。

德国庞巴迪公司为赶上合同的交货时间,决定采用空运,如何选择合适的飞机呢?

运输工具的选择

空运货物的最大尺寸取决于货舱舱门尺寸,最大重量取决于飞机的载货重量。目前常用机型舱门高度都不超过3.5米,载货重量在30~40吨左右。很显然本案不能使用普通飞机,德方使用了乌克兰共和国制造的远程重型商用运输机“安-124-100”。

“安—124”座舱6名机组人员和乘客都在上层甲板,上层客舱可容纳88名旅客,货舱在下层甲板。“安—124”机长69.1米,机高20.8米,有一个可以完全向上折起的机头,从头部裂开,可以从下往上抬直到90度完全垂直于机身,机头形成一个大舱口用于装卸货物,这个舱口的尺寸很显然与机身的尺寸是一致的。地铁车厢的关键尺寸为长度24.4米,所以只能容下两列前后放置;车厢宽度和高度都远小于机身尺寸;两列车厢加上四个转向架总重110吨左右不超出“安—124”的最大商载重量120吨。所以六节车厢要分三次运输。每次运输的的货物为:

●地铁车厢2节

●转向架系统4个,重量为8吨/件

●装卸设备一批和安-124-100型飞机专用拖把一个

  装卸方案的设计
  1)停靠场地和装卸场地的准备广州白云机场停机坪最大只是按照波音747而设计,“安124”运输机的长和宽均超过了设计标准,特别是飞机翼展超宽,加上地铁车厢超大和装卸作业的要求,摆放位置不但需要停放2辆大吊车和2辆大平板车,还需要停放大叉车以及升降车,所以必须留有相当空地来放置装卸设备,约需100米×100米的装卸场地,所以一个正常的停机位是远远不够的。这给本来紧张的停机位、每天约400架次航班起降的白云机场带来压力。

 

机场当局经过仔细勘查,最后经过研究决定,将位于南航飞机维修中心门口处超大的26、27号停机位合而为一,飞机停在26号偏南十米之位,留下27号停机位大半空间来放置装卸车辆。为保证装卸区域的特殊要求,机场还决定在靠近装卸区域的1号桥边尽量不安排B747飞机和B777飞机。为了让飞机稳妥停靠,同时工作人员特意在26号停机位用粉笔画出明显的飞机前轮停放处。

 2)选择合适的装卸设备 “安124”起落架共有24个机轮,这可以使它在未经铺设的跑道上以及冰冻的沼泽地上起落。前起落架可以跪下,便于装卸货。中方找不到可以单独吊起一节车厢的合适规格的吊车,这次卸货使用了两辆150吨大吊车,两辆32米长大平板车用于车厢的装载;1辆15吨载重的大叉车,1辆载重13吨的升降平台车,4辆普通货车用于4个转向架系统的装载;和钢丝绳、吊环等一大批吊装机具,以及白云机场地勤装卸部30名工人,专业装卸公司70名工作人员,加上地面运输、随机的技术人员、代理商共有122人。

飞机停稳后,机身头部的舱门打开,“超级装卸队伍”便开始工作。首先机场地勤的装卸工人协助随机人员铺设一条与机身平衡的导轨,再用牵引车将第一节地铁车厢牵引出来,经过装卸工人的操作把大吊车的吊环固定在车厢身上,两辆大吊车同时启动,将车厢缓缓从导轨上吊起来,平稳地放在地面上。经过简短的交接仪式后,随后再用大吊车起吊到运输车辆上。第二节车厢的装卸比第一节更困难,因为先要将用来滑行第一节车厢的导轨拆掉,接到第二节车厢下面。通过两辆大吊车的共同发力,第二节车厢一气呵成直接从导轨上吊到了在一旁早已待命的大平板车上。接下来则是由专业装卸公司的装卸人员将列车固定在大平板车上。吊装完毕后,机场指挥人员将所有的装卸运输车辆、设备停在飞机旁指定的位置。

3)装卸时间的计划 装卸时间的计划与飞机飞行时间和返航时间的安排有着密切的关系。德国庞巴迪公司和运输商泛亚班拿物流公司签订的包机合约含有对装卸时间的约定。广州白云机场为确保安全,卸货作业在白天进行。考虑到列车在德国罗斯托克装机时用了8个小时,所以中方拟用10个小时来安排列车的卸载。遗憾的是实际卸货时间比预计多出2个小时,而飞机返航整整推迟了3个小时。


运输路线的策划

由于运输工具超长超重,运输路线的安排必须有周详的计划:

1)飞机降落滑行路线

广州白云机场为了让这架庞然大物安全停靠白云机场,让列车安全运出机场,动用机场公安局、地勤公司、修缮动力公司、场道公司、航空运输服务公司、飞机维修公司、塔台、航空护卫公司、机场配餐中心、现场指挥室等10个部门为地铁二号线列车的装卸保驾护航。

由于124机型超大,超出了白云机场的设计标准,所以飞机降落后的滑行是机场首先要解决的头号问题。白云机场专门安排一名机务人员指挥飞机滑行。安—124从白云机场最南头三元里方向飞下跑道,用一辆引导车在前压速,在飞机右边翼展位安排另一引导车,通过前、右两辆引导车缓缓从主滑行道上滑向指定停机坪。虽然经过测量,主滑行道至次滑行道大约百米的空间足够飞机拐弯,位于旁边的风向标也不会受到影响,不过考虑124型飞机的特殊性,机场还是以防万一将位于拐弯处的第48号停机位暂时空置起来,让124飞机安然拐弯进入次滑行道,然后在飞机进入停机位的拐弯安排第三辆引导车来指挥。由于飞机太大,驾驶员在机舱里只看见机坪黄色的跑道滑行线,而看不到机场在事先特意画好的指定停机位置,所以驾驶员在进入26号停机位拐弯处将飞机停下,引导员与其沟通后,将画好的停机位置再次涂画到驾驶员能清楚看清后,飞机才开始滑行,进入停机坪指定位置停靠。

2)货车如何进出机场及穿过市区?由于白天行车的限制,只能在凌晨和夜间进出机场。同时超长超重的车辆不能按照正常的行驶路线进出机场,白云机场对装卸车辆进行了严格的进出场路线安排。运输货物车辆和设备的早晨进场路线是从一号公路——无障碍通道——33号停机位——指定的停放区域。

运输货物车辆和设备的出场路线是:停放区域——无障碍通道——逆行至机场海关大楼——继续沿一号公路逆行——至建发广场转入顺行方向进入广园路,然后直接到达芳村地铁基地。由于平板车载重过大,不能上内环路和高架桥。在从停放区域出来到建发广场这一路时,都由机场候机楼派出所出动车辆做引导。

车辆及设备在装卸完毕后,装卸的物资及设备只能暂时停放于指定区域,自装卸完毕至车辆出场期间,所有非民航内部人员均撤出飞行区,当晚11时待车辆可以行驶出场时统一由现场指挥室组织由四号道口进场,车辆及设备由运载车队运出白云机场。

  从本案的运输推及所有的重大件运输

重大件从重量来说存在超重货(Over Weight Cargo);从尺寸来说可分为超长货(Over Length Cargo)、超宽货和(Over Width Cargo)、超高货(Over Height Cargo)。进一步来说重大件运输是指运输超出标准运输作业的货物,比如道路运输货车国家标准是单轴车载重为6吨,外形长度小于12米,所以不难理解道路运输的重大件是指每件超过5吨的货物或长度超过9米;而国内铁路运输则按铁路货车的通用规格(60吨、18米)来作为重大件的起点规格标准。对于封闭的空间如机舱、船舱、集装箱等,舱口的尺寸和地板承受力的普通标准就是重大件的起点规格。国际展品运输中如果展品长度超过3米、宽度超过2米、高度超过1.8米或单件重量超过3吨,均视为大件展品;这个重大件的规格同国际标准展位为3X3X2.5米有直接的关系。因此承运人在承揽重大件时首先应该注意货物的尺寸、重量是否超出所拥有的运输工具和装卸设备的最大规格。

其次,了解装卸与配载的注意事项,本案中德方之所以装得快的原因之一是他们的停机位足够大,吊车载重也足够大,德方在装机做到了机身内壁同车厢的空隙只有几毫米这样的精度;中方很显然缺乏配套的场地和装卸设备,只好采用了合并场地为临时装卸场地,而装卸设备也是两台吊车同时作业。重大件的货方提出装卸货示意图和表明货物尺寸、重心等资料是十分必要的。同时重大件货物在装载过程的固定是非常重要,可以防止在运输或装卸过程中货物滑动倾倒带来的危害。绑扎所需的绑扎材料费用由货方或承运人负担要界定清楚。本案德方派出技术人员随机待命,指导货物的拆卸和导轨的铺设。

 

再次,运输路线的设计要注意道路、铁路、涵洞、桥梁、桥洞的限重、限高、限宽等限界参数。本案载货平板车不能走通常的高架桥,因为货车总重超限了。国际多式联运特别要注意不同国家的运输工具、装卸工具标准规格不一样,运输通道的承重及限界不一样。以道路限重为例在中国可以行走的一个内装22吨重货物的集装箱到了美国可能就不允许上路。

最后,重大件的运输必须在城市规定的通行时间内进行,有的甚至要申请交通管制,或如本案要引导车带路。有的码头、机场、车站或堆场对重大件的存储时间的限制极为严格,因为重大件的存放会影响场地的利用率。

重大件的运输频次不高,承运人或代理商不可能有充足的经验,货运方案及应急方案的准备与演练是十分必要。

本案中令人印象深刻的细节是德方为了验证车厢的玻璃同飞机驾驶舱里的挡风玻璃一样能够经受万米高空的气压,将与列车车厢同样质地的玻璃放在飞机上飞行非洲航线。经过实地测试,一个往返下来,玻璃没有任何异样。但为以防万一,小心谨慎的德国制造商们还是在运输时,特意多备了一套车厢玻璃。

   本案的地铁车厢是超大型的,因而全程从德国的组装地罗斯托克到广州芳村地铁基地的运输方案要量身订做。其中不足的是中方的卸货方案许多缺点,我们的缺乏重大件装卸设备,装卸场地在规划时没有考虑到重大件,制订的卸货方案缺乏预演。虽然临时的场地和装卸设备的组合可以解决问题,或临时方案修正可以救场,但效率没有,对客户的承诺做不到。在揽收重大件时务必小心,运输业者要认真对待,从接收货物起到货物到达目的的每一个环节都要仔细考虑。

 

转载自中国储运